可乐在线,嫁妆
来源:admin 时间:2020-09-15 12:19 浏览次数:
 嫁妆亦称“陪妆”、“妆奁”。各地、各民族有关嫁妆的风俗习惯存在差异,不同时期嫁妆也会有所不同。七八十年代,在我的家乡江汉平原一带,女孩出嫁的陪嫁一般是一套原木打制的家具,再就是床上用品等。
 
  轮到我家大姐快要出嫁时,全家人就犯愁了。因为老父亲长年卧病在床,有时老母亲要陪护,带着父亲到各地求医看病,实际只有大姐一人在生产队劳动。她辛苦劳累一年,扣除全家七口人分得的口粮款,还倒欠生产队不少钱。这种情况那时叫超支户,加之求医治病欠下了亲朋好友的许多债务,我家算是生产队里最贫困的家庭,生产队也就不可能借钱我家为姐姐筹办嫁妆。
 
  嫁妆是女家身份、财富与势力的象征。媳妇在婆家的地位是与嫁妆的多少成正比的,如果嫁妆太少,会让婆家人瞧不起。所以无论多么穷,娘家人都要“颠起脚来做长子”,想方设法也要为待嫁的姑娘备点像样的嫁妆。为给姐姐办理抬得出去的嫁妆,老母亲没有少操劳,早早让人帮忙砍伐了房前屋后的几棵大杨树泡在水塘,但由于没有活钱,请不起木工,眼看大姐的婚期临近,急的老父亲睡卧不安。
 
  大姐当时是家里的顶梁柱,为家庭吃尽了苦头,为父母分担了不少忧愁。做父母的自然整天也盘算着为大姐打制一套像样的木制家具。按风俗,虽然女方家可以通过媒人向男方家索要一定的彩礼,再拿出一部分彩礼购置嫁妆,但我的父母生性好强,又死要面子活受罪,为了姐姐嫁过去后能够在婆家生活得有尊严,坚持不向男方家索要彩礼,还要硬撑着想法设方筹办像样的嫁妆。
 
  有一天,老父亲到邻村向熟人好说歹说赊来一套捞网渔具,想用这种渔具到河沟捕捉些小鱼小虾,换些钱来以解燃眉之急。老母亲看到老父亲赊来一套捞网后,担心老父亲长年生病,身体虚弱,万一在网鱼时掉进了河沟,捞出个什么意外来,得不偿失。几天里老两口吵得甚是不悦。大姐知道父母吵架的缘由后,哭着求老父亲说,我宁愿不要嫁妆,也不想让您老把老命搭上。老父亲只好硬着头皮,不情愿地将捞网退给了别人。
 
  一段时间,老父亲突然失踪了,按照现在的说法应称作失联。队长阿三麻子听说老父亲是到北边离家六十多公里的火车站帮助装卸石灰去了,就停发了我家的口粮,理由是说老父亲想走资本主义道路,必须回生产队干活。那时由于通信不发达,家里人也急得团团转,一家人坐在家里都成了苦主。
 
  我放学回家就急匆匆地跑到了大队部。正好,各生产队长及大队长,书记等人都围坐在会议桌四周开会。我径直闯进了会场,快步走到会议室中间就大声嚷着:你们是共产党的干部不,共产党的干部,不让老百姓吃饭,算个什么共产党的干部。我老爸失踪了,这与我们小孩有什么关系。想饿死人呀。
 
  阿三麻子那天也在会场,看我年纪虽小,但气宇轩昂,正气凌人,一番话把那么多开会的老少爷们都给镇住了。阿三麻子忙走到我面前直说好话,劝我回家等着。第二天阿三麻子乖乖就分给了我家的口粮,还对我母亲说,这事也不要责怪我们管事的,这是合作化务农的硬规定。还补充说,你家老二真有种,长大了一定会闹翻天的。事后,我也没想到不到十五岁的我有那么大的勇气,说出了那么惊天动地而让阿三麻子也打寒战的话。
 
  据说老父亲帮助装卸的民工做做饭,打打杂,十多天赚回来三十余元,阿三麻子让交给生产队十多元作为补勤,算是平息了事。不几天家里就请了木工,为姐姐打制了一套全新的刷着红柒的家具。
 
  在姐姐嫁妆的打制过程中,由于木料用完了,而大立柜还差一块隔断的立板没有着落,老母亲灵机一动,就到商店扯了几尺红底碎花的棉布作了隔断。而那块碎花红布虽是那样的鲜艳、吉祥,但一直让我感觉到,我家还欠大姐嫁妆立柜的一块隔断木板。在大姐出嫁的那天,我特意早起用一根细细的铁丝将大立柜的门扣扎得紧紧的,还用一张红纸将铁丝包裹,粘牢,生怕姐夫家来接亲的人看出,那红红的大立柜里还缺一块隔断的立板。也正是这,我感悟到了贫穷是多么的可怕,贫穷是多么的让人没有自尊。贫穷才是人生中最可恶的敌人。而当时的“宁要社会主义的草,不要资本主义的苗”又是何等的荒谬与唐突。
 
  去年深秋,一个霜雾漫天的早晨,劳累一生的大姐终因劳累过度,永远躺在了她劳动的田埂上。参加完大姐的葬礼,看到大姐家那件红柒业已斑驳、脱落得不成样子的大立柜,那块碎花红布随着岁月的流逝业已腐朽得没有踪影,只在隔断处留下锈迹斑斑的钉眼,我的眼泪禁不住地往下流,而那块碎花红布总在我的眼前晃动,挥之不去,多日的梦里也时常在我脑海飘扬。特此,去拜祭了先于大姐去世的老母亲,在她老的坟前,我把大姐去世的不幸向她老轻轻进行了诉说,让她老给大姐捎话,我说下辈子,我们还做姊妹,我要做哥,大姐做妹,我要用我的双手,为大姐打造这世上最完美的嫁妆,让大姐永远活在尊严里。
 
  当然,作为娘家人,也不会再差她那块让娘家人生活在羞愧中的隔断立板。大姐得已安息,就不要在睡梦中遐想逝去的往事,当然也就不要在阴曹地府来怪罪娘家往日的贫穷。
 
  话不多言,对天祈祷:姐,弟为你许下最美的嫁妆!
 
  来世,我们还做姊妹,但姐你一定要晚我几年投胎哟。
上一篇:可乐在线,父亲的教书凳
下一篇:可乐在线,我的节日,快乐真的是一件值得高兴
Copyright © 2002-2020安信4金融股份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Design by 百度
400-515-4567 广东省广州市天河区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