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在线,爱拼才会赢
来源:admin 时间:2020-09-15 12:15 浏览次数:
一年一度高考如期进行,面对身边亲朋好友的子女有条不紊地应考,面对近几年来专本科八成以上极高的录取率,我感慨万千,感慨之余,我不由地想起了自己三十多年前备战高考的经历。
 
  我的老家是一个壮族小山村,它在广西南宁市马山县林圩镇兴隆街。高中毕业后,我到本县周鹿中学补习了两年时间,那是我高三高四的苦读生活时光,在这两年的求学经历中,磨炼了我的心智,提高了我的文化水平,充实了我的人生基础。
 
  1981年7月,我从乡级中学——马山县林圩中学两年制高中毕业后,高考名落孙山。7月骄阳火辣辣,我从林圩中学挑着铺盖沿着家乡的羊肠小道、稻浪翻滚的田野回到了兴隆街。当时正值农村“双抢”季节,抢收早稻、抢种晚稻,热火朝天。母亲和姐姐起早贪黑汗流浃背地割稻谷、晒稻谷、耙田插秧赶季节。因为没能考上任何一所学校,我自认为对不起父母兄弟姐妹,只好沉默寡言投入“双抢”,以减轻自己的心理压力。“双抢”过后,我双手起泡,手脚因历经日晒雨淋,脱了一层皮,满脸黑不溜秋。母亲见后心疼说:“崽啊,你不是做农活的料咧,九月开学了还是去补习吧!”我是有求学欲望的,尽管我们这一代小学及初中时期,都是半工半读的,文化基础知识薄弱不牢固,进而影响了高中的学习,但是面对国家刚恢复高考不久,自认为,只要努力,成功就会变成可能。到了九月,我带着父母企盼的目光,挑着铺盖来到了本县离家近三十公里的农村普通中学——周鹿中学文科补习班,开始为时一年的补习生活,准备参加来年高考。
 
  当时我十八岁。初来乍到,举目无亲,好在经人介绍认识了学校的张家祥老师,原因是他老家是我们隔壁村的。开学初,身上带的学杂费来不及上缴到学校财务室的,总是交给张老师代为保管,有时带来的行李也寄存在他的家里,他也乐意帮忙并妥善保管。当时,张老师上我的语文课,他“文革”前高考上的大学,大学毕业后在周鹿中学教书十多年,学富五车,授课水评顶呱呱。我听课如饥似渴,吸收到了大量的知识营养,我的语文水平大幅度提高。补习班的同学主要来自乔利、林圩、周鹿、永州,贡川、共和等马山县西部乡镇的历届高考落榜生,有很多人甚至都过不了高考预选关,没得进入高考考场体验高考的氛围过。当时班里有一个叫蒙飞的,周鹿镇里龙村人,作文常被老师当范文推崇,我暗下决心向他学习,多次向他请教,勤学苦练写作文,后来,我的作文偶尔也有一两篇被当范文宣读,后来农能庭等老师也上过我的语文课,语文科为我日后参加各类考试捞高分,为我后来对文学产生极大的爱好,成为南宁市作家协会会员,发表数十万字小说、散文打下了坚实的基础。我的同学蒙飞日今已成了广西著名作家,他的长篇小说《节日》被评为全国第九届少数民族文学创作“骏马奖”。数学是我的最爱,上数学课的黄老师,授课深入浅出,启发性强,很有吸引力,很符合我的口味。他上课我听得懂,学得进,因而成绩一直不错。政治课中的哲学原理极其抽象,原理又多,答题要点密密麻麻,与历史、地理课程一样,我们主要多看、多背,多分析理解,学文科的靠的是博闻强志。
 
  求学的生活是很艰辛的。首先每个月都要回家拿米和拿生活费,主要靠步行或借同学的自行车回家,家里也没什么给的,就保证一天一斤大米,一个月几元生活费而已;其次缺乏营养。学生食堂每餐白米饭伴青菜,缺油少肉的,能到学校老师家属开的面包店吃饱一餐面包,是我最大的奢望。为了补给足够的营养,家庭条件好的同学备有维磷补汁、鸡蛋,到校外饮食市场加菜,而我不好意思给家里增加负担,只能把二三两生米,放入热水瓶加少许油盐注入开水焖成白粥来喝,到校外市场买便宜的瘟猪肉炒姜片,改善生活,营养跟不上,经常眼花缭乱,学习效果不明显。数九寒天,放晚学后还拉着塑料拖鞋,提着锑桶,路经周鹿街那青石板路上,走一个多公里,到粮所附近的水井提水,以备第二天淘米、洗漱使用。
 
  那年月,高考录取率很低,包括中专在内录取率不到百分之五,每年,补习班六十多号人,能考上大中专的不到十人。好在我补习第一年落榜后,第二年继续来读高四,再苦熬一年。1984年初,县里的工商行政管理系统招干考试报名开始了,主要报考条件要求:高中文化程度,考试科目:数学、语文、政治,全县招干26名,我果断地报名参加考试并以总分第二名,考上了,成了一名国家干部,结束了我的高考跋涉。后来,我通过成人高考完成了中专、大专、本科学历三级跳,真可谓是“高考无门,脚下有路”啊。1982、1983年,和我一起就读周鹿中学文科补习班的六十多位同学,牢牢记住“爱拼才会赢”、“只有读书才能改变命运”的道理,有的留下继续补习三四年,有的设法到县重点中学——马山中学继续补习,更有甚者从高一读起,直读到高三再参加高考,有的经过“八年复读”,考了出去,一部分同学参加干警等招干考试被录用,大部分同学回乡当代课老师,后来都转正了。日今,全班百分之八十以上的同学在行政、事业单位上班,前文提到的蒙飞同学,1983年考上了广西民族学院,毕业后被分配到广西民族报社工作;有一位同学还当上了副县长。
 
  日今,每当从县城下乡到周鹿镇,路过周鹿中学的校门,我总会停下来,向它行注目礼。虽然我最终还是没能通过高考这座独木桥,但为高考奋战的“高三高四”时光,使我成为一名国家干部,成为一名市级作家协会的会员,令我终身受益。周鹿中学,今生今世我将永远把您铭记!
上一篇:可乐在线,我看见了太阳雪
下一篇:可乐在线,游中国月季园
Copyright © 2002-2020安信4金融股份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Design by 百度
400-515-4567 广东省广州市天河区58号